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宽仁康复医院
清光绪十六年(1890)三月三十一日,中英签订《烟台条约续增专条》,约定“重庆即准作为通商口岸无异”。是为开埠。第二年秋天,美国基督教美以美会的医生马加里从宜昌坐了半年的船来到重庆筹办医院。在1892年10月2日,重庆同时也是中国西南地区第一座西式综合医院在渝中区戴家巷落成。它拥有四幢中国式建筑,设有普通病房一间,私人病房两间,病床约30张。对外称中文名:宽仁医院。“宽仁”两字语出《尚书》,“克宽克仁,彰信兆民”。 为方便病人就医,医院还在渝中区石板街(今解放碑世贸大厦处)设有门诊部,在 近郊设有3个诊所。他们一方面开展诊疗活动;一方面积极培养医学人才,当年共培养四名中国学生,教他们学习解剖学、生理学及医学知识。后逐年增至八九名,要求他们在五六年后能从事医疗工作。1897年第一批三名医学生毕业,马加里为他们举行了毕业典礼,颁发了毕业证书,并全部留在医院参加基督教的医疗工作。首届毕业生廖焕庭后来常驻合川门诊部,每年接诊病人10000人次,他还 是1926年成立医院董事会时的董事。 1892年至1897年5年间,医院声望渐增,住院男病人由1892年的320人增 至592人,女病人由24人增至83人,门诊病人由151人次增至17 116人次,并在1896年记录了医院的第一个,同时也是中国西南地区的第一个产科妇女。 1902年3月,由美国人甘薄夫人为纪念去世的丈夫威廉甘薄先生而捐款5000美元,建成一所新的医院。对外称宽仁女院。 1903年7月9日,医院又耗资11 000两白银建成的新的宽仁男医院,并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建成后的宽仁男、女医院是当时中国最好的医院之一,拥有床位200张。当年住院病人达652人次, 年门诊量14500人次,年手术量达975人次。并在重庆江北城开设了诊所。 1903年7月9日,医院又耗资11 000两白银建成的新的宽仁男医院,并举行了隆重的落成典礼。建成后的宽仁男、女医院是当时中国最好的医院之一,拥有床位200张。当年住院病人达652人次, 年门诊量14500人次,年手术量达975人次。并在重庆江北城开设了诊所。 1909年,马加里医生从美国休假回重庆,又带来了药剂师,男、女护士各一名,同时为医院买来一艘机动船,一台消毒机,一台发电机和一台抽水泵,购置了锅炉等必要设备,以保证病人用水、取暖、消毒、蒸饭等所需。使医院成为中国西南地区当时首屈一指的著名医院。 1910年马加里医生还倡导成立重庆市红十字会。得到了革命党人杨沧白的热列响应,由商界首领李湛阳出面号召,巨绅魏国平以经营画社集资相助,廖焕庭、温少鹤、李靓枫、杨沧白等组织筹备会,呈请巴县府划拨临江门给孤寺为会址。1911年3月,呈报清朝红十字会核准,大清红十字会重庆分会成立。 1911年秋,成都爆发推翻清朝的起义,并迅速扩展到整个四川,医院除马加里外,所有的传教士均被命令回国。但马加里仍然独自一人坚持工作。就在1916年,马加里医生还亲自为在讨伐袁世凯的丰都战役中负伤的护国军将领刘伯承实施了无麻醉眼科手术。被称为一代军神的刘伯承元帅在革命早期的这一际遇,已成为国人所津津乐道的传奇故事。 宽仁医院创办人马加里先生具有极强的事业心、责任感和高尚的职业道德、人道主义精神,为医院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的妻子和儿子均在医院服务,他把一生都奉献给了重庆医疗卫生事业,马加里夫妇从布道团退休后一直留在重庆,继续为病人看病开药,1920年他在南岸又创办了万国医院,抗战时期救助了大量难民。马加里先生在20世纪40年代去世并葬在重庆江北城。终其一生都在实践着他所奉信的“克宽克仁,彰信兆民”的宽仁精神。 中国塞瑞叩斯综合医院(1920年—1938年) 1920年,美国塞瑞叩斯大学学生戈登•霍普访问重庆,当时宽仁医院因各种原因已经闲置。他向学校写了重新开办医院的建议报告,得到了学校和教会的批准。于是在宽仁医院的基础上成立了中国塞瑞叩斯分部,取名中国塞瑞叩斯综合医院,中文名仍称宽仁医院。 1924年,在医院护士麦克宁和理查德森的特别关注与积极筹备下,宽仁医院建立了专门培训护士的“私立宽仁高级护士培训学校”。该校于1926年在中华护理协会注册,直到1937年初完成中央教育部的注册手续。中国人刘炽担任第一任校长。 1925年11月,金初锐医生受命就职管理医院。他认为外国医生不能长久在医院工作,必须由中国人来管理医院。他任职不久,就先后聘请北京协和医学院和成都华西协和医学院毕业的中国医生来院工作,并选派一些医生到北京、成都进修培训。李之郁、贾志钦、李士希、熊学慧均是当时受聘的中国医师,大量中国的医学青年人材被迅速培养和使用。还建立了重庆市第一个医院化验室。 1926年医院成立了董事会,其核心成员是美国教会的代表和中国商界巨人,金初锐任医务主任。宽仁又重新开设了女院。1932年金初锐用给政府官员当家庭医生和看病的收入,加上美国朋友和地方上的捐款为医院购置了第一台X光机和一台发电机。到1936 年,宽仁医院的中国医生已发展到8人,医院的年预算达到10.5万美元。年住院病人1360人次,年门诊52000人次。 这一时期医院在金初锐、李之郁医生的带领下,宽仁医院致力于培养中国医生来管理医院,使宽仁医院从最初的由外国人创办的教会医院转向本土化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重庆卫理公会联合医院(1938年一1950年) 1938年1月1日,宽仁男、女院正式合并成为重庆卫理公会联合医院,对外仍称宽仁医院。男女两院合并后,医院有200张床位,15名中国医生,并购置了第一部小车供出诊使用。 抗日战争爆发后的重庆大轰炸期间,除在院内留有一支急救队外,医院奉命疏散至歌乐山上。当时,重庆的医疗条件非常有限,有的医院连像样的救护设备都没有,更别说救护车了。为此宋美龄女士专门向宽仁医院赠送了一辆救护车,将病人从城内转向歌乐山救治。歌乐山上仅有供150名病人住院的生活设施,因为空袭受伤的人太多,歌乐山上的医疗床位根本不够用,医生们用木板搭建了临时的“床板”供病人使用。大部分病人从城内通过宋美龄赠送的救护车转送到歌乐山治疗。就在凄厉的警报声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宽仁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冒着生命危险穿行于硝烟战火,夜以继日地为伤员提供救治,用生命和热情发扬“宽仁”精神,无愧于自己的使命和担当。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欣然为医院题写了医院碑名以彰嘉许。该石碑至今仍竖立在重庆歌乐山森林公园“宽仁”医院旧址上,历经70余年风雨,默默诉说着当年那段光荣而激昂的时光。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1950年12月29日。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任命杨朝忠为军事代表,宣布正式接管医院。至此,医院彻底摆脱了外国教会的控制,回到了人民的怀抱获得了新生。医院先后改名为川东医院、重庆第四人民医院等。在1962年划归重庆医学院进行领导。